2023 11月 29 By astrill可以几个人一起用 0 comment

过去三年全球企业加速数位转型,零接触商机使得行销模式与技术持续更迭创新,尤其 AI 应用兴起,也大幅改变用户搜寻行为及内容资讯形式,从过往文字搜寻,图像、影音等内容的崛起,及影响力行销与社群商务趋势引发行销新世代变革。

深化 AI 应用,品牌打开搜寻新视野

搜寻引擎几乎是每个人每天必经的数位历程,经统计,有 93% 的线上体验始於搜寻引擎,因此 SEO 也成为每个企业都必备的数位行销策略。然而,2023 年 AIGC (AI Generated Content) 掀起一波热潮,相关应用也倍增成长,随着 ChatGPT 用户数暴涨,科技巨头陆续推出 AI Chat 工具,如 Microsoft New Bing Chat (现更名为 Copilot)与 Google Bard。Google 甚至推出 SGE (Search Generative Experience) 生成式搜寻体验,更为「搜寻」带来新一代的典范转移。

 

Google 推出生成式搜寻体验与 Search Labs,而…
2023 9月 25 By 轻松上网高手 0 comment

「短影音」是由 TikTok 带起、时下最为流行的影音格式,不过其「演算法」相比长影音全然不同,且更为神秘莫测,也因此某些短影音能够爆红一时,而相较之下,「搜寻」功能可以说是短影音尚未补足的一块。现在传出,TikTok 似乎正在与搜寻巨头 Google 携手合作,补强这个短处。

应用程式研究员 Radu Oncescu 近日在 X 平台上指出,他发现在 TikTok 应用程式输入一些关键字後,应用程式内会有个区块显示「在 Google.com」搜寻相同关键字。这极有可能显示,TikTok 正在与 Google 发展搜寻合作夥伴关系,而此消息稍早已被 TikTok 证实。

TikTok 指出,该公司正在实验应用程式内的第三方应用整合,这包括与 Google 的搜寻功能测试,目前这项功能正在全球不同市场进行试用,且与广告无关。Oncescu 则分析道,这项合作夥伴关系有可能大幅增加 Google、TikTok 两家公司的流量以及广告营收。

TikTok 显然在今年对搜寻功能下了挺多功夫,今年稍早也开始与维基百科、IMDb 资讯片段做整合,加入其搜寻结果中,这也显示,年轻一代的使用者越来越将该 App 视为是一款搜寻引擎,他们更倾向在这平台搜寻附近餐厅以及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上(8)月,该平台亦向广告商提供了搜寻广告,这项举措也表明,TikTok 正计画从 Google 以及其他搜寻商手中,夺取规模高达 1120 亿美元的搜寻市场,并且可能挖掘出一个全新的广告收入来源。

核稿编辑:Chris

快加入 …

2023 3月 23 By astrill可以几个人一起用 0 comment

image source:TenMax提供

文/TenMax

权威顾问公司 We are social ,每年初皆会发布一份详尽的报告,针对全球各国的数位使用情形,进行全面的数据调查与分析。最新一期《Digital 2023: TAIWAN》近期出炉,上一篇文章,我们已经就台湾数位使用概况,整理出 8 大重点;本篇文章,将更进一步,聚焦於社群使用的重点数据与洞察。话不多说,一起来看看吧:

一、社群行销,为什麽重要?4 成买家透过社群查找品牌资讯

2023 年,台湾社群平台用户总数已达 2,020 万,占全国 84.5% 人口;若专注於 18 岁以上人口,则社群使用率已达 95.4%,位居全球第 10 名。使用时间方面,台湾网友每日平均花费 2 小时 6 分钟於社群,较 2022 年成长 2 分钟;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疫情趋缓、大众重拾实体娱乐,2023 国民网路使用时间较去年减少了将近 1 小时(11%),社群使用时间却不减反升,足见台湾人爱用社群的程度!不只花费的时间长,网友使用的平台也非常多样,每个社群用户平均会使用 6 种不同的平台,反映品牌行销布局,务必考量多管道曝光。

image source:DATAREPORTAL,《Digital …

2022 8月 03 By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comment

image source: Unsplash 

文/陈伊婷

随着加密技术的进步,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越趋广泛及多元,近几年声量居高不下的,非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莫属。

世界各地名人、品牌及艺术家等,皆纷纷投入发行NFT行列,以新型态方式创造市场价值及品牌能见度,并保有艺术创作的独特性。NFT在艺术、收藏、游戏、元宇宙及具有赋能的特性上,跳脱以往框架,也因此越来越多人愿意投入这个未知但潜力无穷的市场,寻找NFT多样发展的可能性。同时,各企业和名人也开始利用这股NFT风潮,藉机发挥更多元的行销面向。

 

以下透过《KEYPO大数据关键引擎》舆情分析系统调查,一探NFT在行销层面带来的可能性。(完整报告免费下载:《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2021年NFT之买家及销售量成长19-30倍

2020年因全球疫情爆发,各国人民减少跨国跨城市的移动,多了许多居家时间,使得人们花费更多时间投入在网路上,进而让NFT成为大家关注的项目。到了2021年,NFT作为艺术品的形式才真正被艺术家采用且带起大幅度讨论,透过线上数位平台自行销售的方式,更加拓展了艺术品创作及销售方式的可能性。开始有更多NFT项目跟随这股潮流发行,带动了整体市场的规模,增加至两千七百四十一万美元左右,成长1837%。

image source: 《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此规模增长也推升GameFi热潮,让原有大多以收藏形式的NFT,更推向边玩游戏边赚取报酬的模式。另外,DAO (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模式兴起,其为社群领导的团体,主要依据智能合约内容授予成员投票权代币或NFT来进行管理,形式类似於私人社区。如Demi-Human, Azuki皆在没有名人网红加持曝光下,透过成员间互相学习、互利等优势,实践社群力等於NFT价值的吸引力,为其创造高黏着度、热度,并打破OpenSea平台上销售纪录。

(完整报告免费下载:《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台湾搭上风潮,将NFT项目更加推向热议话题

在台湾,多位名人及企业单位也接续发行NFT项目。其中,将NFT推向第一个热议高峰的为歌手黄明志贩售歌曲「玻璃心」的NFT,透过《KEYPO大数据关键引擎》舆情分析系统调查显示声量来到6,623则,而艺人周杰伦发行的Phanta Bear在2022年1月也造成一股风潮,最後则为2020年4月发行的无聊猿带起最高的声量。藉由名人发行、替换社群大头照及分享收藏的方式,以及赋能予NFT拥有俱乐部会员的身份性象徵,让众多人兴起购入NFT的念头,更加把NFT推至大众眼帘。

image source: 《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而人们购买NFT的动机,透过《KEYPO大数据关键引擎》舆情分析系统调查显示,最主要为「投资」,占总声量52%,接下来则有22%出於「收藏」目的,另外有12%的人基於「好奇」购入。

 

image source: 《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NFT三大行销面向⎻「增加曝光话题」、「维系忠实顾客」及「扩大既有群体」

品牌或创作者利用发行NFT,在网路上制造话题,加以提升自身曝光度,也能藉此吸引更多认同品牌、创作概念之族群,同时达到扩大既有群体的效果。此外,也有众多NFT具有赋能,亦即持有者能享有特别的福利,进而成为新型态VIP会员证,进而提高粉丝及顾客忠诚度。

顶呱呱与AMIS帐联网公司的「Qubic」携手发行7款采用盲盒形式贩售的翻玩角色NFT,并提供NFT赋能,蒐集全套者有机会获得终身黑卡,终身享有8折优惠。除食物本身外,创意、流行等元素亦促使大众购买其NFT,可见顶呱呱发行盲盒NFT,刺激了市场的销售及流动性,也替品牌巩固自家的消费群。

image source: 《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

 

完整报告免费下载:《NFT加密艺术策略—揭开行销应用价值:为什麽大家都在疯NFT?》洞察报告。

完整产业社群深度报告免费下载

2022 6月 18 By 怎么用astrill 0 comment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TenMax Tobey

近两年,疫情笼罩全球,大众减少外出与异地旅游,透过网路寻找乐子、和亲友保持联系;此一背景,使得人们对社群平台的依赖倍增,同时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网红创作者身上。观察到这样的趋势,各大品牌纷纷加强社群媒体投资,积极与具有影响力、可以策动消费者购物的网红们建立合作关系。尤其在东南亚,TikTok 红人带来的行销效益,正以惊人速度扩散中!如果你抱有困惑:究竟什麽是网红?品牌该如何下手、选择哪个平台?千万别错过 TenMax 为你精华整理的文章:

一、什麽是「网红」?预算少也能合作!

基本上,在社群平台上拥有 1000 名以上粉丝/订阅者的用户,我们就称其为「网红」,或者是「影响者(Influencer)」。网红是网路世界的名人,透过在线上塑造个性、分享生活与观点,以培养自己的受众群,进而影响这群受众的情绪与消费行为。多数的网红是人类,但动物和虚拟人物(例如 VTuber)也正在社群平台中发挥强大的影响力,并且可以帮助品牌与目标消费者建立连结。

「网红行销一定要砸大钱才能做吗?」这是早期品牌主投入网红合作常见的迷思之一;事实上,随着网红生态系发展渐趋成熟,网红的层级也有所细分。品牌可依据自家的品牌定位、行销目标,选择适合的网红类型。举例来说,奈米网红与微型网红,就适合预算有限,或者是企广撒种子、深化互动的品牌。你可以从下方的表格,探索适合自家品牌的网红群体:

【网红层级】

【追踪人数】

【特点】

奈米网红(Nano)

1k-10k

低成本、高互动率,且与本地消费者连结感与凝聚感较强

微型网红(Micro)

10k-50k

低成本,可提供分众内容,受众轮廓清晰、兴趣一致

中型网红(Mid)

50k-100k

成本效益高,与品牌维持强大夥伴关系

大型网红(Macro)

100k-1M

知名网路名人,可带来广大的覆盖率与触及数

超大型网红(Mega)

>1M

知名公众人物,高成本但可带来巨量的触及数

二、网红行销有用吗?全球品牌主加速投资!

网红行销起步於十多年前的部落格时代,并且在近年加速成长。除了成为疫情期间的投资热点之外,也是 Cookie 退场的年代,可靠的解方之一。自 2019 年起,全球网红行销市场急速成长,反映品牌主对於网红行销效益的肯定。根据尼尔森数据指出,高达 71% 消费者信任来自网红的广告内容,而平均 …

2022 4月 07 By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comment

Image Source:pexels

文/洪偲瑀

LINE是台湾人日常几乎天天碰到的通讯社群软体,根据We are social 与 KEPIOS发布的最新台湾数位使用报告,位居社群平台使用率第一名,覆盖达 95.7%,不过近期在日本,霸主地位似乎受到挑战。

Image Source:DATAREPORTAL,《Digital 2022: Taiwan》

日本电信公司NTT DoCoMo的社群研究单位近日发布日本学生的社群媒体使用行为调查,针对小学低年级、高年级组,以及中学的男女学生,统计最爱用的社群App,发现样本中SNS(社群媒体服务)的使用比例,随着年龄而递增,其中又以女生为主要用户,不过小学男生比小学女生爱用Twitter,小学低年级男生也比同龄女生喜欢用IG,分别占3.7%及1.3%。

另外,在LINE、Instagram、Twitter、TikTok四种社群媒体之中,虽然各族群使用率大多以LINE为最多,但可以观察到TikTok近年在小学低年级学生间使用比率飙升,甚至在低年级女生使用者中超越LINE(22.5%),来到28.8%的使用率。

2022 1月 14 By 怎么用astrill 0 comment

Image Source:POPCHILL 拍拍圈

文/程倚华

在今天(11),创业家兄弟共同创始人郭家齐、廖家欣在去年6月离开创业家兄弟之後,开始筹备的时尚社群电商平台拍拍圈PopChill,正式宣布开放下载。

PopChill站上整合社群平台式的浏览介面,同时结合电商功能,让C2C卖家可以在平台上展示穿衣风格、销售二手服饰商品,并且在初期采「邀请制」,必须要有邀请码才能够免费注册帐号。且上传商品不需要上架费,仅会在成交後收取手续费。

从2007年创立第一个网站地日记到今天的PopChill,已经是两人参与创办的第24个网站。「我们创业初期的经验主要在社群,像是地日记,近几年主要是电商,这次创业是2个应用在一起,我觉得台面上还没有这样的团队」。郭家齐这样指出团队在市场上的优势。

PopChill初步上线时,锁定在Z世代(24岁以下)女性消费者的服饰品类垂直电商市场,「未来也可能走到男性、母婴族群,但依然会聚焦在服饰商品。」他说,在未来一年,期许能够达到3~5亿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网站成交金额)市场规模,下一步更打算把服务推广到东南亚市场。

▲PopChill拍拍圈App首页呈现类似社群平台,创造电商逛街新体验。

Image Source:POPCHILL 拍拍圈 

▲全球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70亿美金,到了2029年将成长到440亿美金。

Image Source:程倚华摄影

Z世代环保概念兴起,2029年二手衣市场将超越快时尚

根据研究单位TredUp在2020年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指出,全球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70亿美金,到了2029年将成长到440亿美金,将超越到时候的快时尚产业规模。

「这个快速增幅来自Z世代崛起,他们喜欢好东西、但预算比较紧,同时也有比较强的环保意识,」郭家齐分析。近年来,市场对於快时尚产业的观念翻转,认为大量生产、压低售价的商品策略冲击环境,因此年轻消费者开始把目光转向二手市场。

聚焦台湾市场来看,郭家齐认为,二手拍卖市场同样具有潜力。根据Carousell旋转拍卖发表的「C2C二手拍卖市场调查」看来,在台湾,有83%受访者表示有过二手商品拍卖经验、90%有二手商品出清需求。

同时,他也认为对於服饰市场来说,Z世代消费者更在意KOL的资讯,社群经营更显重要。因此,PopChill站上结合了社群与电商的模式,打开PopChill的App首页,就能看到台湾各地女生衣橱内服饰鞋包配件的美,且呈现方式类似Instagram的大,提供「逛街」的新体验。这样的设定,也可以让卖家充展现个人衣橱风格和时尚品味。也可以透过追踪、拍手、爱心这样的社群功能,与潜在买家互动,进而完成交易。

PopChill增长策略总监留湘说明,以B2C、B2B2C的电商平台初期经营来说,会在开站前先经营卖家、商品,接着等待开站专心经营买家,但是像是PopChill这样的C2C平台上,卖家期待看到买家、商机才愿意经营,买家也希望看到更多的商品。「这是我们初期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在开站前PopChill先找来一群开站卖家,并且以「邀请制」的方式经营第一批使用者。「初期希望找到他们身边类似的族群,让这个市场、社群转动起来之後,再对大众开放。」

展望未来,郭家齐指出,当然成交金额是电商平台的重要绩效目标,但评断PopChill成绩的第一个指标是互动,「我们的假设是先有黏着度,才会有转单,这两个指标对我们来说并重」。

Image Source:POPCHILL 拍拍圈

AppWorks领投完成Pre-A轮募资,郭家齐:将用於验证商业模式

PopChill也在今日宣布完成Pre-A轮募资。本轮由AppWorks(之初加速器)领投,主要投资者还包括中信创投、活水影响力投资、台湾文创天使投资基金。本轮投资金额为6150万新台币,加计本轮之前即已投入的4000万新台币种子资金。

郭家齐指出,PopChill为国内少数网路新创公司,产品尚未上线,就获得创投青睐,累积募资金额超过新台币1亿元。而本轮资金将用於验证商业模式及扩展台湾市场。

他也观察,时尚拍卖平台在美国、欧洲比较兴盛,但是在东南亚依然是个市场缺口,因此未来也计画往东南亚发展。而AppWorks经营东南亚多年,当地具有相当资源。「我们(PopChill)作为垂直电商,急需跨海、走出去,台湾的市场规模会不够大,他(AppWorks)会对我们很有助益」。

2022 1月 10 By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comment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SOHO/ 小六小姐

『社群』的本质

回归社群的本质,那是通过我们的对话、沟通、表达,所吸引而来的聚众,带有一种凝聚、向内稳定的力量。聚众基於「信任」,让我们(传播者/创业者)无须时刻地「去证明」我们值得信赖,进而能专注地进行自己的事,带动信任的流动。这些信任的链接,中心是锚定在我们散发出的言行举止。

来到网路的世界,社群的性质仍然没变,改变的只是「工具」。这个工具(网路),协助我们打破空间的次元壁,无远弗届的沟通、对话与宣扬,将我们的声音带到更遥远的地方。然而聚众的效果,就像星空般星星点点散落各处,直到聚的力量越大,发出的光就融合在一起,更亮更耀眼。

---

我有一家客户是做宠物美容,因为信任的缘故,将网路行销交至我手上。起初我给了一份报价单,报价结构是每月例行的基本费,再另外加上服务费,如有月例外的个案,则会加收个案费用。

客户没被我的基本费吓走,仍然把合约从一间行销公司,移到我这「一个人」的工作室。不是因为我开的费用更低廉(事实上价格差不多,但我愿意提供出的服务明显更少,仅围绕在我擅长的文案,其他制、投放,都因为我自己非专业而不愿收费。)但他们的坚持合作,反而吓得我专程从台北驱车前往台中为了「主动降价」。

当时的起心动念,就是察觉到或许有些小店的经营者,其实未曾留意到「网路行销」其实可以做得更轻盈,甚至根本毋需付出大额费用。而他们的坚持合作,竟然也是出於觉得我是个能帮他们用心维系的对象。

Image Source:unsplash

主动降价,视实际需求收费

这很反直觉吧!但我真的就这麽做了,而且是专程。

收费的背後,要视实际的需求,而这个需求不单单出於经营者的愿望,更多的是要为他们看到经济结构中,他们是否真的能取得这麽相应的资源与维持利润。

作为区域性的宠物美容店家,我在他们店里待了两小时,一小时洗一只狗,两个人又洗又烘,收费500元,摊提一个人时薪250元,还要再看租金与设备的摊题费用,加上一个付出的时间单位难以叠加获利。付出劳力所换来的点滴收入,那一点一滴,我都跟着同理备感艰辛。

他们的良善,使我自愿自动降了不少费用,不是为了讨好、更无需被感谢,只是我觉得这样更合理,我赚的心安、我赚的不会生出另一个「业」。我就想着宁可不接,要是接了,也要合理。少花费在我这的费用,可以让他们至少多几天不会做白工,真正省下来的才是收入,我衷心祝福他们能扩展而且健康。

但基於相互尊重,我虽有同理也不是做公益,该收的例行费用、个案费用,我则一样收取。包月基本费是确保我在合作期间,有个基本底薪,每月维持少少的几间客户的稳定安逸结构换取生存。因为不断波动流进的案子,总会让心躁动不安,要花更多时间才能静下来,那样的成本更大於收益。

不断增加广告投放费用,真的是必要的吗?

行销公司的费用中,实际收入他们自己口袋的其实很低廉,但总体费用仍然很高,因为费用都花在广告投递了。

客户告诉我,因为行销公司说触及率降低,所以他们必须不断增加投递费用。一方面这费用不是进广告公司口袋,所以索取得也心安,但没人去反思,这真的是必要的吗?

Image Source:unsplash

如果你的产业(创业)明显是区域性质,你的客户来源就受区域限制。那麽你真的也该回头思考,你是真的需要不断增加(网路)社群行销的广告投放金额吗?答案很明显:不用啊!

有人会开超过五公里的车,送宠物去美容吗?

以我的客户宠物美容为例,社群需要做到的就是让区域邻里有机会认识到这间小店,心力与资源就多放在实体、关注在日常真实的互动就好!而我真正的价值是把经营者真实的善念,传播接引到这个世界让更多人看见。为了这个善,他们多做了许多事、有许多的坚持,我只是开启一道窗,让更多人看见他们真正的用心,因此素材非常朴素,就像他们自己的口说、手作一般,无需过度的商业包装与炫技,更没有太多我的「文学系」影子。

他们需要的,是把投放资源锁定在区域投放。社群经营对他们而言,比起包装,更像是形象窗口,偶然有客人留意到他们,来到社群中就能看到他们日常坚持的琐事,还有底下跟客人最真实的互动。这些才是真实的,不是「经营」更不是「行销」,而是真实。

回到社群的本质,做自己的事,网路是个好工具,但不要被反客为主的勒索。

即将到来的元宇宙,其实也跟现在生活不会有太多差异,虚拟扩充实境 VR眼镜 甚至完全不可能在这几年普及,概念热与市场热还存在巨大落差。其实更多年前我们都体验过了我们的元宇宙:模拟市民,只是那里少了交易等复杂性。

科技在变,不变的仍是我们的当下,我们的念头与选择,别慌匆匆的忘了这个「真实世界」。本质始终没变,原点仍在那里,但我们需要回到原点思考一下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