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1 月 20 By 怎么用astrill 0 comment

首来源:nation

原文出自「扎克伯格:改变世界,还是卑鄙小人?」,作者李斐然,本文自百度-人物转载,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扎克伯格花了将近5个小时,为自己创造的科技乌托邦辩解。在这里,有人冲着他大喊,「你的用户协议烂透了」,也有人反问他,「你不觉得自己垄断了这一行吗?」「你不觉得自己的权力过於强大了吗?」

这也许是这位一直把自己藏在社交网络幕後的创始人,最接近公众的5个小时。

 

「扎克伯格先生,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昨晚你住在哪家酒店吗?」

在美国国会大厦举行的听证会上,参议员理查德•德宾盯着证人席,抛出了这个问题。坐在台下的是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公司创始人兼CEO。他事先进行了详尽的准备,甚至专门聘人训练自己流畅应对,可似乎没人教过他如何回答这样的率直问题。他慌了神,脸涨得通红,尴尬地摇头:「不,我不愿意。」

「好吧,那麽你能不能分享下,这礼拜你都跟谁发过讯息,他们各自的名字是什麽?」

「参议员先生,不,我不想在公开场合分享这样的信息。」

「我想这就是问题所在——隐私权。但是以『连接世界』为名,你出卖了多少现代美国人的隐私?」参议员德宾说,「Facebook收集了什麽信息,它们被发送给了谁,而有没有人提前告知我、徵求我的同意,这是大问题。想想你的用户,你对他们公平吗?」

Facebook在全世界拥有超过20亿用户,每天有超过14亿人登陆使用,这个数字是美国人口总数的4倍。如果这些人组成一个国家,它们将成为仅次於中国的人口第二大国。超过45%的美国人通过Facebook获取新闻,它塑造了许多人的数字生活。

但就在上个月,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年轻人打破了这个数字帝国的神话。加拿大人克里斯托弗•威利曾就职於英国剑桥分析公司,离职後他突然出现在媒体面前,爆料剑桥大学教授科根开发了一款应用於Facebook的问卷调查,看似是性格问卷,但只要有一个人下载尝试,就能获取与他相关的其他300名好友的个人信息,而科根违反Facebook相关协议,将用户资料以8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剑桥分析公司。

最终,近87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流出,威利说剑桥分析通过左右这些用户在Facebook收到的推送,影响他们在美国大选中对候选人的态度,最终帮助特朗普当选,这些数据也「不知道被复制了多少次」,甚至有可能存储在俄罗斯。而Facebook在2015年就知晓这件事,从未告知用户信息已泄漏,也未主动要求窃取信息的APP从平台下架,直到威利的爆料,才着手处理。

後知後觉的用户们愤怒了,「删除Facebook」一时成为热门标签,用户纷纷删除账号,Facebook股价也随即大跌,最高跌幅超过18%,据彭博社数据,Facebook市值一度蒸发590亿美元。

作为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为此要连续两天面对国会,在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听证中解释公司的所作所为。美国东部时间4月10日下午举行了第一场参议院听证会,主题是「Facebook、用户隐私、信息的使用和滥用」。

扎克伯格花了将近5个小时,为自己创造的科技乌托邦辩解。在这里,有人冲着他大喊,「你的用户协议烂透了」,也有人反问他,「你不觉得自己垄断了这一行吗?」「你不觉得自己的权力过於强大了吗?」

这也许是这位一直把自己藏在社交网络幕後的创始人,最接近公众的5个小时。

像大人那样

国会大厦位於华盛顿,这对扎克伯格来说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这是他第一次作为证人参加听证会,以往遇到类似情形,出现在现场的要麽是专业律师,要麽是公司高管,而今年34岁的他始终保持着穿灰色T恤的硅谷程序员形象,一如他开创这家公司时的20岁那样。

只是,这次不一样了。扎克伯格规矩地穿上了蓝色西装,打上了领带。抵达国会後,迎接他的是堵满整个大厦走廊的记者,闪光灯闪了一路,冲着他来的提问也吼了一路:

「好多人都说想让你辞职。你会辞职吗?」

「你到底有没有帮特朗普赢得大选?」

「扎克伯格先生,你对那些删除账号的人有什麽想说的吗?」

「马克,你现在害怕吗?」

扎克伯格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一路沈默,只是偶尔冲镜头摆出标准化的微笑。渴望答案的记者们只能跑去找更多声音,为扎克伯格事件表态,甚至在半路上拦住了散步的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鲁:「扎克伯格本周会作证,政府是否有意愿对Facebook加强监管?」

「我唯一关心的是,扎克伯格会穿什麽来?他会穿白衬衣、乾净西装、打个领带吗?他会像个大人那样,像个大企业的负责人那样体面地出现,还是会给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那玩意叫什麽来着?连帽衫?」西装革履的库德鲁故作正经地说。团团围住的记者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继续追问关於监管的答案,但老辣的库德鲁只模棱两可地说了句,「我想我至少能教他改邪归正。」

穿T恤的扎克伯格是长期以来公众眼中的Facebook形象。这是一个由哈佛肄业生创造的科技乌托邦,年轻的程序员在办公室滑着滑板,穿着运动鞋上班。一切生意来自一个简单的景——你可以在互联网上联系上你的朋友、同学、家人等等,分享生活乐趣,这让你感到「连接世界」的乐趣,而这能让扎克伯格这样的年轻人塑造一个市值数百亿美元的科技帝国。

曾经无数次有大公司想要收购他的Facebook,开价高昂。彭博社采访历任想要收购Facebook的卖家,扎克伯格没有去会议室,而是拉着来收购的人到自己的豪宅做客,然後毫无掩饰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你看到了,我过得很好,我不需要别的东西。Facebook是我这辈子想出来最棒的点子,我再也不会有更好的主意了,我是不会离开它的。」

在他的第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光着脚走在办公室里,穿着白T恤和短裤,拿着喝了一半的啤酒,歪在沙发上开始了采访。他经常在镜头前面说错话,手足无措,紧张地一直流汗。尽管如此,早年的报道还是喜欢这样形容——这个年轻人即将改变世界。

这个年轻人的确改变了世界,只是这个世界没那麽令人愉快。在他预先提交给众议院的书面证词中,他承认Facebook未能及时防范「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散播、「用户隐私数据」遭窃用、外国势力利用平台「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并为此道歉。

「我一直听说这样的传闻,Facebook会利用手机硬件获取音频信息,进而丰富你们的用户信息,这件事有还是没有?」参议员皮特斯提问。

「您是指关於我们使用麦克风监听信息、用於广告投放的阴谋论吗?」扎克伯格说,「我们并没有这麽做。」

  • 1

  • 2

  • 下一页

怎么用astrill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