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1 月 06 By astrill可以几个人一起用 0 comment

Image Source:twitter/CryptoMines | Play to Earn

文/Howie Su

一切也许都要从消费者说起

每年岁末年初(10至12月)都是许多机构发布隔年预测的时节,2022年当然是重头戏的一年,除了疫情看起来有趋缓外,塞港缺柜的供应链问题与通膨压力依旧无解、科技的发展依然飞快,越来越多企业慢慢转成「智慧科技业」、元宇宙与净零碳排议题从去年十月开始占满媒体版面,这些还都是比较主要的面向。如果仔细观察,多数的趋势都与消费者的意识、社群的传递速度,以及开始兴盛的去中心化观念有关,消费者已经逐渐跳脱传统线性的经济模式,改为环状、新颖、向四面八方串连的虚拟经济,而下述几样科技发展,进一步助长虚拟经济的趋势。

一、全方位体验(Total experience,TX)

全方位体验在前年时就已出现在许多机构对2021年的预测中,2022年预期应用范围更全面。2021年是一个技术混合的爆发期,各种新兴技术带给消费者、员工,与各种利害关系人不同体验,从购物、工作、沟通到复杂的商业决策,各行各业皆把服务奉为营运圭臬,而体验自然也成为每个活动阶段最需要重视的流程。对於消费性产业与汽车产业而言,足够的全方位体验将是未来抢客的重要武器。在元宇宙的浪潮下,整个虚拟世界其实就是体验经济的缩影,在众多网格与三围虚拟环境中,身份、朋友、沈浸感、低延迟、随时随地、经济系统、文化可能是未来消费者体验的重要因素。

▲全方位体验开始成为人的生活重心

Image Source:Gartner

二、生成式AI(Generative AI)

即便AI在1950年代就已出现,但过去的AI然然不够智慧化,或仅会做简单的判读。原因在於算力、算法,与资料都不足,随着装置的运算能力提升、消费者愈来愈习惯个人化服务,以及模型越来越精确的影响,具备有创造力的AI:生成式AI将逐渐浮出水面。生成式AI的强项在於可以整合各种内外部资料,并且自动「创造」内容,例如预测报告、消费者轮廓、文章、创意发想等。钢铁人中的虚拟AI助理,即是生成式AI的最佳诠释。Google、脸书、微软等科技业者投入最多资源再生成式AI,但也必须防范如深度伪造(Deepfake)的滥用。生成式的AI本质上是消费者的支援工具,使各种行销与体验活动更加细致与即时。

▲生成式AI预期可以替消费者带来良好体验

Image Source:AIMultiple

三、分散式企业(Distributed enterprise)

若从企业层级来看,分散式架构有两层意涵,一为根据区块链的原理,进行组织的去中心化,虽然这类观念相当新颖,但因为需要复杂的IT架构与成熟的各种技术混用,当前企业真正能达成的相当稀少。加上组织其实是以人为本,去中心化必须建立在每个员工的自律性与不断适应环境变化的数位技能,目前几乎没有组织具备这样能力。第二层意涵门槛较低,主要为「工作型态分散式」,意即当前讨论度相当高的混合工作模式,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以虚实相辅相成的科技强化员工的工作效率。目前像是Visa、Meta、摩根大通、Google等业者都逐渐转为分散式企业,以因应未来各种不确定性。

四、AI工程(AI Engineering)

人工智慧的工程化即是将资料搜集、资料处理、建模、分析,到报表产生全部以SOP方式处理,看似简单的工作却对资料科学家带来极大助益,根据统计,资料科学家在处理资料工程时最费时的工作是资料处理,占比75%,只剩下25%时间可以定义与解决问题,大幅降低企业解决陌生问题的能力。最新的AI工程可以融入产业领域知识(Domain Know-How),研究机构Gartner认为,直到2025年,约有10%运用AI工程的企业能在业务拓展上取得300%以上报酬率。AI工程的兴起得以让企业应对更复杂、更多样的资料结构与数量,你应该可以想像,虚拟经济的世界中都是由各种资料组成的。

五、Gamefi让金融与游戏融为一体

游戏化金融(Gamefi)为从区块链技术上延伸出来的一种赚钱/娱乐方式,而赚取的币种则为加密货币与NFT资产,在拿到公开市场上兑现。这种边打游戏边赚钱的方式听起来或许不新颖(应该不少人都有用现在游戏代币赚钱的经验),但刚好搭上NFT浪潮,一票游戏如Mech Master、Faraland、MyMasterWar、HeroVerse、Kaby Arena、Warena瞬间变成眼下最受欢迎的游戏,当然罗,是不是短期风潮还是长期趋势,这不是只看消费者偏好而已,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成熟度与虚拟世界架构的完备程度都对Gamefi有极大影响!

▲GameFi或许是普惠金融一块重要拼图

Image Source:youtube/CryptoMines

2021 12 月 13 By 怎么用astrill 0 comment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Dr.J

●出生数从20万降到15万,导致少子化的社会因素

今(110)年出生人数,前11月出生数为13万9693人,预估整年大概就是15万多一点了;明年又是生肖属虎,从过去虎年的经验,我国不喜欢生出小老虎,所以该年度的出生人数大多会崩跌,预估在13万人之谱,不过大後年(龙年)又会反弹回来;只是经过这一番折腾,大概会进入到新的15万世代。

▲我国各年度出生人口数

Image Source:大数聚

从上图,第一团块是所谓的「战後婴儿潮」,第二团块大概是第一团块的子女,这两个团块都是我国出生人口的高峰,约40万人;其次,则是进入到「32万闷世代」,也算是第一团块後期的子女,为何会突然从40万跌到32万,我目前仍旧在思考这一个答案,初步猜测与当时经济高速发展有关系,人们离乡背井忙打拼,人手需求减少(农业转工业),老家在中南部,所以生育这件事情就缓了缓。

再其次,则是我们一般在说的「少子世代」,也就是出生人数仅有20万,探究其原因,除了经济发展背景因素外,大学随便考都上导致延後出社会的时间,加上妇女独立思维、个人主义的兴起,也让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想法逐渐式微,只剩下20万,现在并朝着15万、12万,甚至於8万的年出生人口趋势前进。

●困境1:房地产需求减少

少子化对於房地产需求的影响,不是没有,只是还没发生。

很多人说少子化讲了那麽多年,哪有什麽影响?房价也没因此跌啊!

这是一个严重的误会,少子世代,也就是20万的那一批,还在念国高中、大学,还没到买房子的年龄;现在购屋者还是「32万闷世代」,需求还算是相对高峰,再加上资金泛滥的结果,房价自然水涨船高;等到升息因素发酵,搭配上少子世代逐渐长大,房地产市场的需求逐步减少了,参照日本的现况,房地产真的是很便宜啊!(日本还有税制成本较高的因素)。

●困境2:学校崩跌

20万少子世代已经进入大学,我在2017年的文章中,提出「2026年学校或系所少三分之一」的论点 ,目前看起来正逐渐成形中,有媒体指称「估未来大学会倒40所、高中倒53所」 。

很多中後段班大专院校已经招募不到学生,连我兼课的中央大学,所谓的中字辈学校中,少数研究所都已经100%录取率了,所以公立学校後段班以及私校的中後段班,都面临无学生可教的窘境。

没了学生,教授的薪资怎麽给付呢?已经有学校研议各院所自己筹募资金来支付薪资;因此,系所的教授就要到高中职去招聘学生,最烦人的就是到各高中招募学生,甚至於教师招生绩效决定续聘学校 。

对於大学教授来说,自身都难保,哪还管得上大学教育的品质。

Image Source:unsplash

●困境3:兵源不足

最近,14天破天荒超长教召的议题 ,在网路上沸沸扬扬,许多人都在讨论有没有被抽到教召;而且最近教召不再是过去走一个形式,而是真枪实弹、模拟中共入侵情境的训练。

一方面与中共步步进逼有关系,一方面当然与少子化导致兵源减少也有高度相关,随着兵源快速减少,政府自然在此议题上有多所着墨,要不然真的发生战事,连打仗的人都没有,更遑论主权的维系啊!

●困境4:劳动力减少

这两年疫情的因素,使得国内外劳青黄不接,产业外劳与社福外劳都在抢人(例如长照人力),因为产业外劳赚得比较多,常常要把屎把尿的社福外劳更显不足,加上我国快速老人化,照顾人力更是短缺 。

这个问题也不是台湾独有,日本更是在亚洲地区培养了许多人力培训基地,像是比较冷门的尼泊尔、斯里兰卡,日本早已经插旗多年,这一个因为缺工而导致的「国际抢工潮」,看起来并不会停止。

15岁至64岁为统计劳动人口的区间,20万少子世代已经计算入这个区间中,企业不能只是叫苦,要赶紧解决这个愈来愈恶化的问题,回想起几年前鸿海力倡「关灯工厂」,也是不得不然的作法。

●结论:「政客们,看一下数据吧!」

本篇文章提出了房地产需求减缓、大学校数或系所数崩跌、兵源不足,以及劳动力减少的四大燃眉问题,还有许多影响也正逐渐发酵,像是未来10年是老人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育幼产业精致化…等,有兴趣研究者要好好把握这一个重要的趋势。

笔者写过无数篇趋势性的文章,也写过「图解透视未来」一书,在寻找资料与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发现政府部门总是反应慢半拍,很粗暴地找一些次级方案,譬如说想要解决少子化的困境,各县市都想到生育补助,结果各县市比谁补助的多,但只是让帐面上的出生人口数往高补助县市移动,像是离岛的出生率就不错,整体出生人数却还是持续下滑中,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县市首长的大脑是不是不见了!

有时候看到这些现象也是深感无奈,问题点都写出来了,却有如螳臂挡车,强大的无力感,只希望一篇又一篇的文章,能够唤醒这些主政者的良知,真正分析一下数据、擘划一下趋势下的应对政策,否则政客当道,人民哪有未来!?

Reference:

[1] 预见台湾2050年》台湾人不生、大学不退场,9年後学校系所少三分之一!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409/post/201712250017/。…

2021 12 月 01 By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comment

对於後疫情时代的企业来说,他们关心的数位转型,已经不是「如何进行」,而是「如何加速进行」,这可以说是继工业革命後又一大扩及全球的巨大改变,而企业领导人对於数位转型的认知与决心,直接影响到公司未来发展。

台湾微软首席营运长陈慧蓉 Flora 在她的 Podcast 频道「花想世界」,推荐企业领导人、管理者《领导者的数位转型》一书,分享身为一个「领导者」,该如何在组织中布局数位转型,更进一步地帮助客户加速数位转型?包括领导人本身需要拥有怎样的 mindset、如何建立清楚的架构、如何透过文化与思维的改变推动组织数位转型等。

企业拚数位转型,陈慧蓉归纳「给领导者的 5 大数位思维」

《领导者的数位转型》一书中指出,有数位转型的企业以及没有数位转型的企业,三年平均下来,有数位转型的公司毛利可以多 18%,有的甚至更多,陈慧蓉指出,身为企业领导者,应当具有以下 5 大数位思维。

一:数位转型势在必行,领导人要愿给资源

陈慧蓉指出,像是日本这样传统的国家,近年来也都挹注资源,大幅提倡数位转型。她提醒,领导者进行数位转型的时候,整个组织一定要聚焦,「领导者要有承诺,也愿意给资源,才能推得动。」

举例来说,当时微软喊出「拥抱云端」,的确整个组织挹注了大量人力在云端领域,但在传统部门中就等於一时间缺少了许多人力与资源,「当时大家不理解,但现在回头看是对的事情。」

陈慧蓉说,书中还提到 GE 奇异集团做数位转型的惨痛经验,後来因为旗下没有公司愿意跟随,结果导致失败。「我曾经参加过台湾百大 CEO 座谈,台上的司徒达贤教授说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你要留给下一代的不是资产,而是帮他把最难的部分先处理完』。」

陈慧蓉认为,那就是数位转型。「领导者必须说服资深干部往前走,因为只有你做得到,这些资深干部都是你的老夥伴,下一代不管是子女或是专业经理人,他们所进行的数位转型只会比你更艰难。」

二:数位转型不是单一部门的事,公司内所有人都要知道

陈慧蓉也强调,数位转型并不是单一部门的工作,而是组织的「全民运动」。

她说,数位转型的目标绝对需要清楚地沟通给所有的人知道,而不是只限於上层的主管,「这就像划船运动一样,所有人目标要一致,因为我们要赋能员工,让他们一起参与,定期的沟通是必要的。」

三:数位转型要有创业家精神

陈慧蓉说,领导者还应该透过资料分析、AI、ML(Machine Learning)来思考新的营运机制。

她举例,台达不只是微软的客户,也是合作夥伴,他们将商业模式放在云端成为 SaaS,让全球都可以购买与使用,等於是在企业内部创立新的动能与营业模式,「创业家的精神是必须的。」

四:重视资讯监管的重要性

第四,资讯监管。陈慧蓉强调,在数位治理中,企业应该确保隐私和数据收集的流程以避免产生不公平与偏见。

♦ TO 精彩专访:「资料为本」成决策文化! Airbnb 疫情下催生有史以来成长最快速的产品

她也提到《重新想像资本主义》一书,当中谈到,为什麽这几年各界都在谈永续经营?因为企业需要重新思考的不只是股东权益,还有社会责任。因此她也建议,可以邀请法务部门或专业人士,一起建立公司的监管模式。

五:透过社群的力量,面对数位转型中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