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2月 27 By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comment

在网路还没不发达的90年代,大型电玩游戏场风行,街头巷尾到处都有摆几台机台就做起生意的店家,是很多五、六年级生的青春回忆。今年48岁、家住桃园的彭义萍,从小就是一个电玩迷,学生时代更是成天流连在电动场,成年後却渐渐脱离电玩的世界,多年前一次因缘际会下,他再次接触到「复古」大型电玩,後来起心动念斥资上百万元,打造一间拥有近40部机台的专属大型电动间,从小到大每个细节都不马虎,原汁原味重现当年大型电玩游戏场的模样!彭义萍说:「虽然现在线上游戏很方便,但小时候打电动的纯真快乐,还有和同伴一起呼喝的快感,是心中永远不会忘记的情怀,这个电动间只希望纪念那一个美好年代的存在!」

我是广告 请继续往下阅读

▲整齐划一的机台排排站,加上自制的SEGA标志,宛如当年电动场重现。(图/彭义萍提供)

从小就是一个电玩迷的彭义萍,以前家里面没有红白机,只能偶尔去同学家里玩《魂斗罗》、《七宝奇谋》等等游戏。国中时有了自己第一台主机MD(Mega Drive),後来玩遍超级任天堂、DC、SEGA Saturn、电脑单机游戏。彭义萍说,小时候为了玩RPG游戏,整天熬夜打经验值是日常,当年联考压力大,下了课都偷偷去电动场打电动,「在那里忘却读书的压力,却也经常被老爸拿着扫把追打!」

彭义萍笑说,当年考上杨梅高中,却在新生训练的时候被初恋女友甩了,後来愤而改读五专,没想到却越来越爱打电动,整整5年不是在联谊,就是趁着空堂或下课时间和同学一起泡在电动游戏场里。「五专学校大门外面就是一整排的电动场,只要有空,我都在跟朋友一起打《快打旋风》、《吞食天地》,各式各样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有时一耗就是一整天,後来还一度玩起赌博性电玩,输掉整整一个月打工的薪水,就再也不敢赌了!」

当年没有所谓的电竞产业,打电动也被多数爸妈认为是「不成材」、「坏孩子」,随着毕业後当兵、出社会,电玩也慢慢淡出彭义萍的生活,一转眼20多年,当年的电玩少年成家立业,成了小时候最不想变成的「只会工作的大人」!有时候看到大型机台,他还是有股莫名的热血在心中沸腾,几年前有一次在露天拍卖,看到有人在卖SEGA Astro City,1台只要5000元,再次触动了彭义萍心中的热血,从此一脚踏入复古大型游戏的世界。

▲彭义萍买回家的第一台大型电玩。(图/彭义萍提供)

彭义萍说,刚开始拿到机台的时候好兴奋,里面附有「宝盒」可以一次玩上百个游戏,一整个星期废寝忘食都在玩,但一个礼拜後就腻了,机台就晾在一边。後来才发现,原来现在改造的大型机台大多已改为液晶萤幕,有时候萤幕比例不对,加上画面太过锐利,导致老游戏秀出来的质感差很多,看起来就像打了马赛克一样,感觉就是不对,才开始起心动念,想慢慢研究如何维修机台,自己摸索改造重建。

「後来有朋友知道我喜欢这个,只要发现有不要的机台就问我要不要收,因为舍不得机器被丢掉,就乾脆通通先载回来!」彭义萍笑说,因为自己没有这麽大的收藏空间,刚开始只能借用朋友工厂的仓库存放,後来越收越多,最高数量超过40台,连多人连线的赛车机台都有,但多数都有故障,就只能等晚上下班或假日再过去现场慢慢修。从框体的研磨、喷漆、重组,到游戏软体测试,连一些复古零件例如映像管萤幕(CRT)、老的游戏机板,他都自己抄下料号,上eBay等国外拍卖网站一一去找,不抄近路用模拟器或相似的零件。「感觉每修好一台,就距离自己青春美好回忆又更近了一步。」

▲有时二手主机状况不佳,只能全部拆掉重新整理重组。(图/彭义萍提供)
▲把每个主机零件都先拆卸下来整理喷漆。(图/彭义萍提供)
▲包括游戏控制手把,有损毁的都得重新测试组装。(图/彭义萍提供)
▲机台重新喷漆上色。(图/彭义萍提供)

例如为了他最爱的老游戏《世界末日》,机台上有一个日版的旋转控制器早已经没有新品,网路上也只买得到美版的,和日版外型不太一样,所以他乾脆请人用CNC车床加工重制,几经失败後才终於做出正确的尺寸,还用雷射雕刻上头的文字,只为了重现真实的游戏体验。另外,为了一块原版的游戏主机板,他还特别跑到日本的拍卖网站竞标,花了39万8000日圆(当时约合台币10万0356元)买下来,才让主机能够恢复正常,多年来累积的维修经验,他也不吝在脸书社团跟所有同好分享,甚至有时也会出借自己的机台,在一些怀旧电玩展中展示。

▲为了一个《世界末日》游戏机台的控制旋钮,彭义萍特别请人CNC重置。(图/彭义萍提供)
▲重置後的控制旋钮。(图/彭义萍提供)
▲为了一款游戏的一块主机板,彭义萍特别到日本拍卖网站竞标,花了新台币10万元才买下,是他重建游戏花费最大一笔的开销。(图/彭义萍提供)

机器修好了,自己打当然很爽,但电动就是要跟朋友一起玩才好玩!两年多前彭义萍突然想要自己弄一个电动间,可以把专科的好朋友一起找来开同学会,重温当年的美好时光。为了这件事情,他把自家冷气行的仓库二楼约20多坪的空间清出来,再慢慢把流散在外头的主机一一搬回来重新安放。除此之外,为了原汁原味当年电动游乐场的模样,他特别去打造了一个「SEGA」的LOGO,还铺设类似当年磨砂地板,甚至连复古可乐冰箱、零钱盒、烟灰缸、喇叭椅都有,还自己去列印游戏海报,把印象中所有电动游乐场的元素都搬回来。

一个年近50岁的中年人,一头栽进复古电玩的世界,花了这麽多钱跟时间,难道家人不会反弹吗?彭义萍笑说:「刚开始只有一台的时候,太太还不会说话,後来机台越来越多,对老婆大人来说,那些东西都是『垃圾』,但还好她不太反对,只偶尔才会念两句。」而他的孩子现在也都大了,有时候也会陪老爸一起玩,但兴趣总是没有这麽大。

「自己的青春自己复刻!」彭义萍强调,复刻大型机台花费其实并不多,最耗费的是时间和精力,但这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追逐一个回忆、一个热血的感觉,跟同好、同学一起玩游戏的感动,这不是现在线上游戏同好所能比拟的。自己虽然电动打得普通,没有说很厉害,但机台修好了,就是要拿来跟大家分享,宁愿机台玩坏再修,也不要放在那里生灰尘,「哥玩的不是电玩,玩的是青春回忆!」

▲耗费大量时间精力重建大型游戏机台,彭义萍(右)说自己乐在其中,自己的青春自己复刻。(图/彭义萍提供)

彭义萍小档案
年龄:48岁
学历:健行工专电子科
职业:冷气行老板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兴趣:维修大型电玩机台、玩复古游戏

astrill是什么软件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